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dstbcp

文章应是心灵的独唱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两 滴 墨 迹  

2011-01-04 14:05:17|  分类: 我的天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两 滴 墨 迹

我和一个学生之间发生的那件事如刚出窖的烈酒,先呛人后回香,很有必要写下来,以警示自己和同行。

这件事发生在2010年4月21日那天下午,第二节是音乐课。学校要求今天放学前交文化户口册,时间仓促,我一人无法完成。上课铃一响,我把没有填好的一本的文化户口册抱到教室请学生帮忙。每人发了两份,一份是我填好的,一份需要他们照着我填好的“搬运”。我想对六年级的学生来说不是难事。发完之后,我说了填表要求,就巡视看他们填。看到好多学生书写那样认真,我暗自窃喜,平时要求他们认真练好每一个字,今天有了施展的舞台。我边看边夸这个同学写的棒,那个同学填得很认真,还特意点名夸了几个同学。我边巡视边指点,不知不觉过了一节课,学生按我的要求圆满地完成了任务。我心里美滋滋的,抱着户口册交了差事。

第三节是语文课,我觉得许多学生的神情怪怪的,特别是我板书的时候,还听见窃窃私语声和嬉笑声。我心里不快,但又压住了心头的火苗,耐着性子淡淡地批评了讲小话的学生,继续上课。40分钟不知不觉过去了,悦耳的音乐声响彻校园——这是下课的铃声。我觉得这节课效果不佳,是不是上节课他们填表累了,还是上节课没让他们上音乐而有怨言?我很纳闷。

最后一节我没有课,就坐在宿舍批改作文。才改了八九本作文就放学了。读六年级的女儿像只快乐的鸟飞进宿舍,她一放下书包,就惊呼:“爸爸,你怎么不小心,弄了两大滴墨在衣服上?”我不信,脱下外衣查看。衣服的后襟中央果然有两滴颜色新鲜墨迹。这件“啄木鸟”名牌夹克是我有生以来买的最贵的衣服啊!谁如此大胆,敢甩墨在我的衣服上?我从教十多年来,还没有谁有如此胆量,敢在我前面和背后捣蛋,更别说甩墨在衣服上,真是吃了豹子胆。谁干的?我像电脑筛选数据一样,把班上的“嫌疑犯”逐一筛选,最后把目标锁定在小辉(化名)身上,只有他最有“作案”胆量和动机,因为前两天我看他的作业不认真,我耐心地教他,然后叫他重做,没想到他居然没做,还跟我较劲,我只好冷处理——让他抽时间做。现在想想真令人生气,准备明天一早找他“算账”。我也明白今天语文课上砸了的原因了。我的好心被该生当成驴肝肺,我对学生的爱为何成了我的痛?我心意乱,索性把余下的作文丢到桌上。

晚上静思一番,觉得没有必要找他的麻烦,是人就会犯错,何况他还是孩子。第二天一早,我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,继续穿着那件衣服去上课,也许是学生“熟视无睹”了,今早的课出奇好,其他同学不再开小差和讲小话,只有小辉时而低头,时而抬头窥视我。我想:既然他有所悔悟,事情就让它过去吧!我的课上完后,在办公室和班主任李老师闲聊时,无意提到昨天发生的事,李老师听后很生气,准备下节课去“尅”小辉一顿,我劝他别提了。也许是因为他当班主任的缘故,忘了我的叮嘱,上完课后,把犯错的小刚狠狠骂了一顿,还叫他来找我承认错误。

事情过去好几天了,小辉非但没有来承认错误,反而判若两人,以后上语文课经常开小差,甚至丢小纸团打周围的同学,成了我的“眼中钉”,成了许多学生的“肉中刺”。我强忍心头的火,只是淡淡的说了他几次,他非但不听,反而变本加厉,在课堂上肆无忌惮,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,不专心听讲,不做作业。我使出浑身解数,也无济于事。我彻底对他冷心了,决定放任自流,不再管他。

他更是我行我素,高兴做作业就做,不高兴就不做。看到原来成绩中上的学生如此堕落下去,我心在滴血。教师的良知提醒我,他不是不可救药,还有挽救的余地,通过观察和走访他的朋友,我找到了他的“病根”:脾气很倔,软硬不吃,但喜欢操练手脚。我决定“驯服”他。我在找挽救他的契机。

有一天,机会终于降临了,他和几个学生上课铃响后五分钟还不见人影。正当我板书生字的时候,我感到后门有人进来,等我写好字转身时,他们已经坐正身子,若无其事。我淡淡地说:“上课迟到该怎么做?出去。”他和两个迟到的同学匆匆走了出去,我正等着他们喊“报告”,岂料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,他们一溜烟似的跑了。他们的举动可把我惹恼了,“想跑?”我奋力追去,在楼梯处追上了他们,把他们堵在楼梯上。我想敬酒不吃吃罚酒,不惩戒一下他们,以后还了得。我叫他们到教室里扎马步,一会儿,看到另外两个初犯大汗淋漓,我心一软,就叫他俩下去坐作业。小辉这小子却面不改色,我又叫他继续扎马步,直到大汗淋漓,小腿打颤,我才把他叫出去,小声问他:“知错了吗?”他终于低下倔强的头,小声说:“我错了。”我的做法,似乎有体罚之嫌,但是,有句话不是说“爱之深,责之切”吗?我想:对屡教不改、顽固不化的学生,用此法教化他,不为过吧?

下课时,我看到小辉和我班男生在刚拆除的危房前的瓦堆旁玩。仗着这几年练过硬气功,我表演空手劈瓦片,一块块、一摞摞瓦片被我劈成碎片。他们看得惊呼,要我继续表演,我却戛然而止,让他们去回味。

第二天,他和几个同学缠着我,叫我再表演劈瓦的“绝技”。我说:“等你们成绩进步了再说吧!”后来,小辉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开始专心学习了。看到他转变如此大,尽管那件衣服上的两滴墨迹后来没有清洗掉,还那样碍眼,我打心里的高兴,我毁了一件衣服,却找到了转化“顽冥不化”的学生的方法,我无悔。以后的日子,我经常当面夸他几句。虽然他不时犯错,但我坚信: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。要改变他,需要时间。我适时关注他,给予鼓励、当众表扬他。慢慢的,他按时交作业了,回答问题也积极了。有一次,我提的问题连班上的优等生都没有人答对,他竟然答对了,我让大家给他热烈的掌声。自那以后,他更是卖力了,成绩扶摇直上。我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。

我一穿着这件映着墨迹的衣服,就会想起我和小辉之间的事。我想:为师者,要适时反省自己的言行,要让学生真真切切明白你是在关心他,爱护他,他才会领你的情,才会被你征服或感化,才会走上正轨。

 

2011年1月3日中午12时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