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xdstbcp

文章应是心灵的独唱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拿什么报答你们——我的双亲  

2010-10-17 14:35:35|  分类: 我的天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拿什么报答你们——我的双亲

 

题记

小草枯萎,化为泥土,是对大地母亲的感恩;秋叶从树上飘落,是大树对滋养它大地的感恩;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中飘荡,绘画着那一幅幅感人的画面,那是对哺育它的蓝天的感恩。 因为感恩才会有这个多彩的世界;因为感恩才会有浓浓的亲情;因为感恩才让我们懂得了生命的真谛。拿什么感恩 ——我的双亲。   

 

年少时,不太懂人间的至亲至爱,结婚生子后,也不甚明白,只觉得人之常情,不足挂怀。人到中年,经历了人情冷暖,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父母之爱。

这段时间,不幸的事接踵而至,中秋后一天,我和姐夫去昆明办事,才穿过“一水”、唯一的一件体面的衣服被小偷划了个口子,所幸钱未被盗去。我在昆明那两天心情很灰暗,办完事,归心似箭。回家后,本不想让年迈的双亲知晓,但心细如发的母亲到底还是发现我衣袋旁的口子,她边摸着看边说了几句安慰我的话和骂小偷的话;父亲沉默寡言,一向少过问我的事,今天也问了几句。看着“受伤”的衣服我也心疼,但一想:这件衣服已经“破相”,穿着有损脸面。为了安慰双亲,我却说:“仅是一小条划痕,补一补还可以穿的。”事后,我把破衣收起,出门在外没有再穿,但双亲的叮嘱永记心间。

中秋过后,我回到学校,紧张地工作。一晃到了校际教研的日子——9月29日。那天下午,我领三个英语老师去凤舞小学听课,回校已经十点多钟。天正下着雨。也许是喝了酒,还是因为晕车。我关大门时,一不小心,无名指被大门夹伤,靠指甲处冒出血珠子,中指隐疼没出血。由于手指刺痛,一夜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原打算10月4日回老家看看双亲,没想到3号晚上7点多钟,我出去买彩票,网友发来一条信息找我,我只顾看短信,一不小心右脚踩在路上的一个凹陷处,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打了一个趔趄,差点跌倒在马路上。一会儿,脚脖子肿得像馒头。

手指未好又伤了脚,回家的计划取消了。在城里生活真受罪,天气突变,家里没有火炉,只好穿上冬衣。手脚不便,做事不便,只会吃现成的,颇受气。归家的念头不断,但又不能骑摩托车。挨了四天,脚疼减轻了,我才勉强能骑车回老家去。

一个小时后,我到了家门外,大门没有关。我刚把车推进院子,母亲已从厨房走出来喊我吃饭,父亲也歇下饭碗。我走进厨房,父亲已经摆好凳子,添了一碗饭,我一坐下就递给我。我成贵宾了,外面虽然有点冷,我心里却暖哄哄的。抬碗夹菜时,母亲看见我手不灵便,问我的手咋啦?我简单的说了一下伤情。母亲像对待小孩那样拉着我的手仔细端详。我说:“已不妨碍了。”母亲边吃饭边还看我的手。

吃了饭,我起身向堂屋走去,脚脖子还肿,尽管我努力装成没事的样子,可是母亲还是看出端倪,叫住我,问我:“脚咋个了?”我看瞒不住母亲,只好说:“前几天走路不小心扭伤了脚脖子。”她洗着碗,叫父亲去田埂上找泽兰,父亲刚要走,母亲又说:“你的脚也不好,还是我去吧。”洗了碗,母亲就出去了。约摸10分钟,母亲捏着一撮绿绿的泽兰叶回来了,递给我,然后走到院子墙角烂桶旁,摘那棵栽了十年有余的“九子不离母”。洗干净后,母亲把两样药和在一起捣碎,父亲已在厨房里准备好柴碳火。父亲把捣碎的药倒在一个锑瓢里倒上白酒,支在木炭火上炒热。母亲找来旧袜子,叫我把药慢慢倒进去。她再用线扎紧袜子两头,让我坐在沙发上,摸摸热腾腾的药,等到不冷也不烫就包在肿处。包好药,母亲又打来半盆水,叫我清洗双手,说药有毒,待会吃东西不好。我洗了手,看着母亲的背影:她走路缓慢、背微微佝偻。我心一酸,母亲啊,我拿什么报答你?难道仅仅是每月给你们生活费吗?你身体不好,常患病,尤其是肠胃炎和风湿,时时折磨着你。我清楚的记得,二十多年前,有一次,你胃疼得厉害,家里又没有胃药,父亲又不在家。你疼痛难忍,就用火钳手柄抵住胃部,看到你脸色蜡黄,年幼的我和姐姐却束手无策。疼痛缓解后,你又忙里忙外。你的手脚患风湿病已经三十余年了,每到天气突变,就会加重。你常说,手脚麻木,天气要变。你的手脚,成了“天气预报”。

为了供我读书,你拖着羸弱的身躯劳作了十几年。后来,我有幸端了“铁饭碗”,家境开始好转。我就经常买吃的或者搽的、贴的药给你用,你的病有了好转。但只要病情一减轻,你就说:“老病了,医不断根,你们买房差钱,别浪费!”我说:“我手头再紧,也不能误了你的病呀!”你笑着又忙做家务。母亲,要是世上有根治肠胃病和风湿病的药,不管价钱多昂贵,我一定要买来给你用!    

“吃苹果,桃子。”我正在沉思,母亲走进堂屋,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。我说:“刚吃过饭,不想吃。”“在那,想吃就吃吧!抽屉里还有呢。”母亲又说。我点点头,躲进房间和网友聊天。双亲坐着看电视。

一会儿,母亲喊我的名字,叫我去吃苹果和桃子。我不想吃,但又不想让母亲失望,丢下网友,出去吃水果。我削了皮,递一个给父亲,再削了一个给母亲,她却掏出小刀,边削边说:“别看我们买的苹果样子丑,却香脆可口。”“嗯!”我边吃边说。望了望日渐苍老的双亲,心里酸酸的,双亲呀,儿子粗心,回家都不会买点东西,却吃你们买的东西?我不想让他们看出我的心思,拿了一个苹果,又进了房间。此时。我已无心聊天,和衣躺在床上,咀嚼着母亲刚才说过的话:“别看我们买的苹果样子丑,却香脆可口。”是呀,看人、观物不要只重视外表,要看内心。父母历来省吃俭用,虽然我的家境现在已经好转,不用为衣食犯愁,但是双亲还是保持数十年来的美德,不乱花钱。有时我买来新鲜的外地水果,他们虽然吃了,却嘀咕半天嫌我花钱大手大脚。想着想着,我不知何时进入梦乡。

今天早晨,我还在梦中,母亲把我叫醒:“你看家,我们要去掰玉米。”我答应一声,只听“哐啷”一声响,父母已关上大门出去了。双亲啊,你们过了多年的苦日子,现在你们的儿子成器了,该是你们享清福了,却还要到田间地里劳作!儿子不幸扭伤脚,暂时不能劳动,唉,我拿什么报答你们!

九点一刻,大门外传来“唰唰唰”的声音,我估计是父亲拉车回来了,赶紧停止敲击键盘,出去帮忙。父亲已经拉着用自行车轮子改装的小车进了院子。车上有两袋鼓鼓囊囊的玉米棒子。我一瘸一拐地走下石阶。父亲说:“歇着去,我来。”两袋玉米棒子,少说也有70公斤。看着年过70的父亲抱起一袋有些吃力。我不顾手伤脚肿,揪着袋子的一头,父亲揪着另一头,把玉米袋抬了放在厦柱旁。父亲拉着车又出去了。

我不能在吃白食,打算做饭,但是厨房门锁着。钥匙呢,我找了几处都无踪影,只好作罢。出去街心看外地工人架线(电网改造)。快11点了。父母还没有回来。早饭还没做,我心急如焚。突然,村子北面的路口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,那是父母。父亲弓着腰,拉着小车,母亲在后推着,缓缓向我家走来。我赶紧回去,想找到钥匙。还没找到,就听见小车的尾部刹棒触地的“唰唰唰”声,父亲把车拉进院子,车上的两袋玉米棒子比前一车还鼓。

“钥匙呢?”我问父亲。

“在窗台的竹筒里。”父亲边说边从竹筒里拿出钥匙。我真笨,竟然找不到?我暗骂自己。

母亲把一篮子菜倒在水管旁,转身去拿引火的竹屑。一家三口开始忙碌起来。我拣菜、洗菜。母亲做饭,父亲生火。母亲见我蹲着,怕伤脚受不了,拎了一个凳子让我坐着。

半个小时后,我们就吃饭了。母亲问我:“好些了吗?”“没有昨天肿了。”“等会儿把你脚上的药袋解下来,倒酒炖热再用。”母亲说。“哎呀,我以为包一次就要换药,我解了丢在撮箕里。”母亲说:“那就重新找药。”说罢,她就洗碗去了。

我正在堂屋玩手机,母亲不知何时,已经把铁线草和昨天用的药采来,如法炮制好后,端到我旁边。叫我像昨天那样包好,并再三叮嘱我坐着别到处走动。也许我出去看工人架线,母亲已经看见。我心里一怔:母亲啊,你真是心细如发!我不再乱走动了。

大约12点左右,我想午睡一会,父母拉着车又掰玉米去了。几分钟后,秋雨缠缠绵绵下个不停,我躺着怎么也睡不着。双亲啊,你们没戴斗笠吧?我能拿什么去为你们遮风挡雨呀,可恨的脚?

晚上,听我不停咳嗽,母亲又是端水又是找药。我都是孩子的父亲了,可在母亲眼里我永远是孩子。我喝着热腾腾的汤药。望着银丝满头,皱纹满脸的母亲,晶莹的泪在眼中打转。母亲,你别为孩儿操心了,照顾好你自己吧!你的身体还没有孩儿结实,却时时处处为儿操心,孩儿于心难忍啊,我无论如何也拿报答不了您的深恩!

写到这里已是凌晨两点,我房间的灯亮着,屋外的秋雨下着,父母是否睡着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-10-8凌晨2时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7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